CEO中文网

[互联网周刊]陈天桥梦碎互联网

今后的盛大可能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娱乐集团、优秀的影视公司,但盛大不可能在互联网“盛大”起来。

陈天桥希望将盛大塑造成“网络迪士尼”,但现在看来,盛大不只离“网络迪士尼”越来越远,就连陈天桥本人也离互联网越来越远了。

陈天桥远离互联网

看看盛大最近几年的举动,不得不承认,陈天桥的盛大确实在向着迪士尼的目标迈进着,但却不是陈天桥所期望的“网络迪士尼”。

陈天桥的网路迪士尼计划是希望打通整个产业链,这从目前盛大的业务构成就可见一斑,目前的盛大王国横跨了文学、音乐、游戏、旅游与影视几大领域,但遗憾的是,这些业务与迪士尼有关,却与互联网“无缘”。

盛大文学在网络文学界混的风生水起,但其主要收入却不是用户付费阅读,更多的起到影视剧剧本输出的作用。

华影盛视最大的作用仍是为盛大输入优秀的影视剧剧本及影视剧专业制作人员。

酷6网倒是纯正的互联网视频网站,但先不提去年酷6裁员的风波让盛大尴尬不已,截止到记者发稿日起,借壳上市的酷6股价更是依靠回购自身股票,才将股价勉强提到1美元以上,酷6的巨额亏损早已成为了压在陈天桥肩膀上的大山。

即使是盛大最为擅长的网络游戏领域,情况也不容乐观。

不复昔日的盛大游戏

陈天桥在1999年以50万元启动资金和20名员工为基础,创立了盛大网络有限责任公司,2001年,陈天桥以惊人的魄力将手中仅剩的30万美元押注在那款名为《传奇》的网络游戏上,从韩国Actoz公司那里获得了《传奇》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也凭着这款几乎不被所有人看好的《传奇》,陈天桥建立了自己的传奇,盛大在中国的网络游戏业傲视凌云,并于三年后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陈天桥跻身中国首富行列,正式加冕盛大王国国王的王冠。

陈天桥成为了无数年轻人的偶像,但盛极而衰的道理亘古存在,辉煌背后的盛大总会有阴影。

2009年,盛大触及了自己股价的最高点62美元,也是在那一年,凭借即时通讯软件的社交性以及本身门户网站的媒体属性腾讯拥有了比盛大更多的粘性用户以及推广渠道,其网络游戏收入超过盛大成为国内第一。

同时,因为网络游戏这块“大蛋糕”的诱惑,想分蛋糕的人也越来越多,网易、搜狐以及巨人网络的实力早已与盛大不相上下,而最主要的是,陈天桥不甘心盛大“只是一家网游公司”,网络迪士尼的野望让陈天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其他业务,因此,盛大游戏的数据出现下滑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盛大游戏201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中国地区游戏MAU(平均月度活跃用户)出现了下降,由二季度的2,400万下降为为2,100万。同时,盛大游戏第三季度的所有游戏月度ARPU(每个付费用户平均每月贡献收入)也从上季度的94.6元人民币下降为91.9元人民币。

盛大游戏是整个“盛大王国”的税收重镇,陈天桥的“网络迪士尼”梦想仍然需要盛大游戏这个“钱袋子”里的钞票来支持。而盛大游戏的数据下滑,对于陈天桥、对于整个盛大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盛大早已不复刚上市时“一掷千金”疯狂收购的资本。但陈天桥的网络迪士尼又需要大量的投入,因此在盛大游戏的数据下滑的同时,一旦陈天桥对网络迪士尼相关新业务加大投资,盛大王国很快将入不敷出。

私有化的盛大

2011年10月17日,陈天桥提交了一份初步的、不具法律约束力的建议函,提出以每个美国存托凭证41.35美元或每股普通股20.675美元的现金价格收购盛大已发行的股票中非陈氏家族持有的所有股份,该收购价格比2011年10月14日纳斯达克报价的公司30个交易日量加权平均价的26.6%溢价,交易估价全面稀释基础上的盛大股权约为23亿美元。

陈天桥私有化盛大之心路人皆知。

陈天桥显然崇拜“家天下”的概念,私有化之后,盛大还能否保持陈天桥创业时的进取心与创新型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盛大私有化既能让盛大的盈利状况不被外人所知,又能保证陈氏家族对于盛大的绝对掌控。

一个月后,盛大网络与其母公司Premium Lead Company Limited以及合并子公司New Era Investment Holding Ltd.达成了合并协议和计划。

从此以后,盛大正式姓“陈”了。

对于陈天桥私有化盛大的原因,外界众说纷纭,但最根本的原因还在于私有化以后盛大的财报将不必公开,有助于隐藏盛大有可能在2012年出现的亏损。

盛大自2009年以后运营利润逐季度下降,近一年来其股价累计跌幅更超过16%,盛大网络的2011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到9月30日第三季度,盛大网络净营收达人民币17.731亿元,同比增长28.0%;但净利润却仅为7490万元,比去年同期的1.33亿元下滑43.7%,而这种数据如果持续下去对于一家上市公司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盛大网站上公开的集团定位为“互动娱乐媒体企业集团”、愿景是做一家“世界领先的数字出版商”。但目前盛大的利润率逐季度降低,盛大游戏的各项数据也开始下滑,陈天桥本身又不肯放弃网络迪士尼的野望,仍然不停的投入,因此明年盛大出现亏损已经是可以预计的了,陈天桥这个时候宣布退市的目的不言而喻。

盛大的业绩早已快逼近亏损的边缘。陈天桥此次的退市举动与其说是“符合市场化理性”,到不如说是陈天桥预见到了盛大即将面临的亏损,通过退市的举动,拉起自己的遮羞布。

另一方面,盛大在做的事情是打通产业链,而盛大私有化也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产业链的私有化、或者说平台的私有化,这是乔布斯也不曾或者不能做的事情。一个人或者一个家族是很难独立吞下一整个蛋糕的,太过于贪心有时容易被撑死。“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理念万万要不得,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强调平台的重要性,这也是互联网行业与其他传统行业的不同,对于传统行业来说,垄断整个产业链是赚钱的方式,但在互联网上,想要哪都掺上一脚最后的结果却未必很好。

实际上,陈天桥是一个优秀的战略家而非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家,无论是当年强势购买新浪二级市场的股票最后卷走亿美元的收益,还是“盒子计划”因涉及广电和电信部门而夭折,陈天桥的战略眼光是值得肯定的,但他却缺少互联网的基因。

陈天桥缺少对互联网技术或用户体验的独特理解,他和互联网企业家在思维方式上有巨大差距,陈天桥更愿意从产业链、商业机会上考虑问题,而真正的互联网企业家的成功都是从自身出发,想的问题是“做一个什么产品满足用户的某种基本需求”。

因此,今后的盛大可能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娱乐集团、优秀的影视公司,但可以预见的是,盛大不太可能在互联网“盛大”起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EO中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CEO中文网微博